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治园地 > 法学研究

网络司法拍卖司法解释将出台| 这些房子、车子...如何拍卖?

日期:2016-03-29 10:11:24 作者:  来源:法制日报   浏览次数: 

       3月23日,由法制日报社主办的“第二届网络司法拍卖研讨会”在京召开。研讨会上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2015年,淘宝司法拍卖平台入驻的法院从700家跃升到1200家,从21个省份跃升到28个省份。仅2015年一年,累计进行网拍超过12万次,成功处置标的物总金额约1200亿元,为当事人节省佣金超20亿元。


  研讨会还透露了另外一个重要信息:最高院相关司法解释已经起草完毕,目前已进入报批程序。司法网拍将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并藉此走向统一规范指日可待。

公开透明高效



640.webp (7).jpg

  同首届研讨会相比,今年到场的法院系统代表,增加了一倍还多。在近40名代表中,江苏省高院副院长褚红军,两次都到场研讨,为推动这项改革鼓与呼。


  2014年,江苏成为全国最早实现“四个全面”的省份:一是全省所有的法院全部入驻淘宝网网络司法拍卖平台,二是所有需要拍卖变卖的资产全部上网拍卖,三是所有拍卖环节全部在互联网上公开,四是所有的拍卖全部实行零佣金。

  作为这项制度创新的先行者,褚红军深有感触地说:“在目前所有可以选择的模式中,我认为网络司法拍卖是最优的,它不仅公开公正,而且高效。”

  在传统的委托拍卖中,经常会面临一些问题。比如:信息不对称、监管乏力,竞价不充分;法院跟拍卖公司中间,有很多繁琐的中间程序,影响效率。

  总结江苏省法院两年来的实践,褚红军认为网络司法拍卖优势明显。其中最明显的优势之一,就是网络司法拍卖更加公平、公正。“因为在网上进行这样的拍卖工作,所有的社会公众都会对拍卖过程进行公开监督,而且可以广泛参与,竞价人不受任何限制。”

  同时,减少了无意义的中间环节,将拍品放到网上进行拍卖,流程更加方便、快捷;拍卖程序公开,社会公众都可以围观,有利于杜绝腐败;由于在网络虚拟平台操作,不收取当事人任何佣金,也相应降低了交易成本。

  数据显示:2014年,江苏全省法院共上网拍卖26196次,成交率为23%;2015年,上网拍卖44254次,成交率达79%;2016年1月至3月,上网拍卖9163次,成交率超过83%。

640.webp (6).jpg


  阿里巴巴创新业务事业部总经理卢维兴介绍,淘宝司法拍卖平台2015年的拍卖成交率高达80%,溢价率达37%。

  通过网络司法拍卖,确实还有一部分标的没有拍卖成交,比如精密仪器设备。但是,网络拍卖的价格发现功能得到了实现,有利于促成双方当事人以物抵债。
成本低促廉洁



  在网络司法拍卖方面,浙江是最早“吃螃蟹”的。


  2012年7月,浙江法院在全国率先实现网络司法拍卖。2014年开始,网络司法拍卖成为浙江法院处置财产最重要的方式。到2015年年底,全省105家法院中,已有104家实现上网进行司法拍卖。唯一一家尚未实施网拍的还是行业法院——铁路运输法院。

  在力挺这项改革的同时,浙江省高院司法鉴定处处长饶文军也正面回应了一些质疑。

  比如,有些人担心,原本法院执行部门的人手就不足,现在还要再占用一些人来从事司法网拍,会进一步加重法院负担。

  对此,饶文军直接予以驳斥:“这个问题我认为不存在。”

  在此方面,浙江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法院的一些探索,颇具说服力。据该院执行局局长吴将斌介绍,他们对“网拍小组”实行扁平化管理,2015年,在团队只有5名工作人员的情况下,发布网拍1671件,成交749件,成交额超过25亿元,网拍率达到100%。

  通过扁平化管理模式,鹿城区法院把整个网拍工作细分为9项,分别落实到个人,实现模块化的处理和分工。

  因人员有限,该院非常注重在社会化服务平台上寻求帮助,以减少其工作量。比如,在公开招标的取样环节,要拍摄房产的视频、图片,这类工作都是通过招标形式进行外包。

  “众所周知,温州从2011年开始出现金融危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走出低谷。所以,50%以上的案子都是银行金融借贷案件,银行方面当然是很愿意将抵押资产尽快处置掉,银行就配合法院在营业网点的显示屏滚动介绍拍品,银行还协助法院接待竞拍人现场看样。”吴将斌介绍。

  褚红军也认为,网络司法拍卖不仅不会增加法院负担,反而还节约了人力。

  “过去法院委托拍卖时,拍卖和评估环节最容易出廉洁问题,有的窝案甚至执行局和司法鉴定处全部被端。”褚红军说,“现在这类投诉没有了,这类监督案件也就没有了。虽然我们在网络司法拍卖中需要投入一定的人力,但和处理监督案件相比,还是节约了人力,这样算起来还是合算的。”

  目前外界还有一种声音,认为实行司法网拍,会占用到法院的财力。对此,饶文军并不讳言:“这个质疑是我们听的最多的。”

  据饶文军透露,在实际工作中,这些费用并不很高。“比如宁波法院去年成交额50多亿元,佣金大概节省了1亿多元,而法院的支出,只有50万元左右。两相比较,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司法解释将出台



  网络司法拍卖已是大势所趋。2015年2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提出“加大司法拍卖方式改革力度,重点推行网络司法拍卖模式”。2015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印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和规范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工作的意见》,明确指出,“法院开展司法拍卖应全面推行网上拍卖方式”。


  目前最急迫的问题是,还没有专门规范司法网拍的法律依据。

  研讨会上,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督导室主任何东宁透露,从2015年9月起,最高人民法院已开始就相关司法解释广泛征求意见,目前已6易其稿。在征求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意见后,已正式进入报批程序。

  作为网络司法拍卖司法解释的起草人之一,何东宁介绍,从2012年2月份最高法院在重庆召开的第一次关于司法拍卖改革的会议以来,最高院不同的部门,就司法拍卖工作进行了数轮的研讨,收集了各级法院、行业协会、相关单位提供的大量数据和材料,为制定网络司法拍卖司法解释做了准备。

  最初最高院执行局的想法是,做一个大的司法解释,把所有的拍卖做一个整体的司法解释。但考虑到涉及面太大,网络拍卖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面临的问题比较多,于是决定优先解决网络司法拍卖中间的一些问题,就网络司法拍卖单独做一个司法解释。重点解决几个问题:一是网络拍卖不规范、不统一的问题二是明确网络司法拍卖必须是在互联网上三是如何进行网络电子竞价的问题;四是如何确保公开的问题

  网络司法拍卖是法院自行组织还是委托相关部门?何东宁说,都可以。

  谈到具体内容,何东宁介绍,一是参与方的职责要明确下来;二是网络拍卖的主要程序要明确下来,从开始拍卖信息的公告、公示、竞价规则,以及买卖成交以后标的所有权的转移、保证金怎么处理、余款怎么支付、流拍怎么处理等等;三是涉及到的相关费用,包括评估、辅助工作的费用,怎么承担;四是法律救济及责任的承担,以及相关人员行为的禁止规定。